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现代物流 > 跨境 > 正文

谁杀了那些90后跨境电商创业者?

发布时间: 2018-10-10 10:21:52   作者:程桂良   来源: 亿邦动力网  

一、被杀死的90后跨境电商创业者

“阿米,你知道不?昨天王小虎被杀了!”

满嘴塞满烤得焦黄滴油羊肉串的老张突然说道,吓得正在往杯子里倒红酒的我呆住了,嘴巴直直地张开了有近十多秒。

旁边一直在忙乎的李子冲过来,手麻脚乱地抬起我的手,生气地大喊

“阿米,你在干嘛?!酒全满洒啦,你怎么这么浪费我特地从法国带回来的好酒!以后不给你们喝了,浪费我的好酒,居然还用来配路边摊新疆烤羊肉串。”

老张边继续对付羊肉串边诡异地看着还在呆住的我,完全不理会在旁边嘟嚷道道的李子。

“老胡,你刚刚说谁被谁杀了?”

我不耐烦地伸手掩住还在发闷气的李子嘴巴让她别作声,她愣了一下大眼睛瞪着逼近老胡的我。

“阿米,你别被老胡忽悠了啦,王小虎没死,他的公司完蛋了,被同行搞死的。”在旁边一直悠哉悠哉对付烤羊排喝红酒的诸葛拦住了我说道。

“被同行搞死了?哪个同行?怎么搞死?怎么那么突然?到底发生什么私情了?我不就去稻城亚丁溜达了几天怎么就变天了?”

我把矛头对向显然知道更多的诸葛,李子也不再试图挣扎我捂住她嘴巴的手,转头静静看着诸葛,老胡则一脸贼笑地看着我们。

“常在江湖走,哪有不湿脚,你跟我一样了解王小虎,他走到今天,你我不就曾预见过的吗?”

诸葛左手用食指和拇指捏着细长的羊排,右手缓缓地摇动着李子带过来的水晶红酒杯不看我一眼,只细细地观测酒杯中轻柔流动的琼浆。

我颓然地跌坐在椅子上不说话,李子瞪了一眼诸葛和始作俑者老胡,不做声坐到我身旁,给我加了一杯酒。

我们俩还真在半年前就曾预见可能会有这么一个结果,尽管这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二、新生代90后中国跨境电商创业者图鉴

王小虎是我们所认识活跃在华南的中国跨境电商新生代90后创业者典型人物

他,张小鱼,和还有不少来找我们的跨境电商创业者们,有着我和诸葛都特别宠爱的特点:

聪明灵活、朴素正直、活力十足,学习能力足,稍加指导就知道如何利用好手头的资源。

他/她们不少是从著名跨境电商企业早期创业团队的第二、三梯队中磨练后逐步走向自己创业的人。

我隐约记得第一次见到王小虎的情形:

在2年前亚马逊官方年度大会前,某次针对跨境电商创业者的沙龙,围堵我和诸葛很长时间的观众们终于散去后,我发现一个留着短发的黑衣小伙子还在旁边等待,身后还站着个腼腆的白衣眼镜男孩。

我以为他们俩跟其他观众一样,希望加我微信的年轻跨境电商创业者,自己模仿着做了几个服务产品,又或者是某个大型服务商的新晋代理商,想介绍一下自己的服务产品,希望我们能在朋友圈或者朋友间给他们做个推荐背书什么的。

“米哥,我叫王小虎,这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影子分身,张小鱼,我负责团队运营销售,小鱼负责技术管理,我们是做跨境电商垂直品类的卖家。听朋友介绍你有给跨境电商创业者们做投融资的辅导,我们想找你谈谈融资的事情。我们去年做了2千万人民币营业额,利润在35%左右,今年准备冲4千万,利润保底能保持30%,你觉得我们该怎么样融资?我觉得……”

倒豆子般的语速,脸上还带着些少稚气的小伙子自顾自地开讲,也不管我们俩是否感兴趣。身边的影子分身张小鱼则一脸紧张地看着我和诸葛表情,同时也不忘瞄一下滔滔的王小虎。

我和诸葛不由自主地对了一下眼,没有阻止,静静地站在那听王小虎讲了足足20分钟,直到他越讲越慢,甚至脸上冒出汗水。

因为他看到,我和诸葛的脸从面无表情到开始微微笑,到严肃认真。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到不怕天高地厚的王小虎和张小鱼。

我很清晰地记得那是在12月6日,杭州西山边上的枫叶开始红了。

初冬的天气有些凉,我们几个一直在风中站着聊了几个小时也没聊够,转头奔山脚下的一个小酒庄,就着几碟盐花生,一壶又一壶的温米酒,一直谈到繁星点点。

我还很清晰地记得最后告别紧紧握住的手,那是同志般的握手。

诸葛后来说起,那天有点喝高的我在回去民宿路上还一直说着如何协助这个项目走到下几轮、怎样倒资源、如何进行品宣等等。

“你是真的喜欢那两个孩子还是喜欢那个项目?”

第二天大清早,酒后头痛得不行的我溜达去找诸葛要解酒茶时,端坐在茶几前的诸葛问我,同样刚刚睡醒溜过来找他讨茶喝的李子则是一脸疑惑地看了着我。

我没搭理诸葛和李子,伸手就把他刚刚泡好的单枞茶拿过来,也不管有多烫一口牛饮。

灌汤的茶汤烫得我禁不住大声呻吟,边使劲地吸冷气,边把舌头伸出来不断用手扇。

一脸慌张的李子吓得四处想给我找杯冷水,却被诸葛一把按住手。

“你是在他身上看到了以前那个莽撞的你是吧?所以想帮他一把是不?他的性格缺陷,跟当年的你是不是很像?”

诸葛不搭理到处找凉水的我,低头烫了个杯子,给疑惑的李子倒了杯茶。

我抓起煮水壶冲到山泉边,舀了小半壶凉水一口干,寒冬的山泉水寒铁般若冷,让我肠胃不由得紧紧抽搐了一下。

我继续用手扇着刚刚被烫得很难受的舌头,可胸膛中的热和肚子里的冷冰却怎么也扇不掉。

王小虎的确跟早些年的我有点像。

有点小聪明却傲娇,对世界有自己的判读方式和处理手段,通常情况下会让人惊喜,但也会在某些关键的时候,让人惊吓。

带着点江湖好汉的莽气,却还没洗掉书生的稚气和情怀,擅长在某几个要点的战术要领,特别懂得抓住机遇,敢拼敢闯,敢赌敢试。

对自己发展远景有着模糊的认识,却受制于发展阶段的认知能力和团队水平,还没能更好地理解战略层面对战术规划的指引。

喜欢通过感情义气管理团队,早期项目未成型队伍的强心针、发动机,没有受过完整的现代企业训练或者磨练,对公司现代化管理治理、人才梯队储备筛选培育、供应链规范管理、资金使用管控等几个关键要害的理解和认识不足。

早期对项目立项发展能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能破土开疆的大将,却因为认知和能力问题,在项目成型初始团队继续前行时喜欢独行独断,一方面能降低决策的成本,另一方面恰恰是团队和项目最大的隐患。

一个光芒四射的跨境电商创业者,通常也会有一个性格相反的影子分身,背后还隐藏着瑟瑟发抖的弱势团队。

这样的跨境电商创业者组合,大多选择了从平台卖家入行,抓住那么几个时间差机会,快速地把自己的品牌做到平台前列,形成自己的小小垄断。

我们后来也遇见到不少像他们俩的跨境电商年轻创业者,或者是做卖家,或者是做服务商。

他/她们脸上都洋溢着即使在寒冬时也会被热化的笑容,小团队中一直充满着对未来的冀望和梦想。

行业成功企业的老板们和各种运营、营销、流量大神们都是他们随手即可滔滔分析个半个小时的案例,对各种黑白灰技术、资源、漏洞所相关的名词如数家珍。

讲起江湖中流传某位大神说的某个神操作,他/她甚至能背出具体大神在哪天哪日的具体某个动作,仿佛他/她就在大神身后细细盯着看。

说起某个圈内知名人物又或者平台某高层,他/她能随口说起几个关于他们的段子,把你逗得哈哈大笑,好像他就是那个段子中的人。

他们脸上一直都充满着年轻的活力和憧憬。

直到有天,他们所引以为傲的项目被团队分裂出的影子分身们群起围攻。

本文引用资料只代表原作者或嘉宾意见,不代表本人、本公众号『跨境阿米』任何立场,文中所提及情节或人物均为化名,如有同名纯粹巧合。如有错漏请联系阿米「微信号:chengguiliang1979」处理,转载不得删除本公告。

三、王小虎们的影子分身们

所谓的谋杀者,恰好正是王小虎们自己培育出来的影子分身们。

在投资意向书上见证人位置签字盖章后,我想追加一份赠送的战略辅导协议时,诸葛制止了我。

“这个孩子听不进你说的话,我们做好融资服务就好了。”诸葛冷冷地看着我说道。

我们刚刚结束了和投资方一次长达3小时的不算太顺利多对话。

尽管王小虎对投资方对项目未来发展、资金使用方法不太认同,但基于一直以来良好沟通,最终还是达成了投资协议。

在这次长达3小时的冲突中,王小虎虽然没有直接反对我或者投资人,但他眉目中的冷漠不断释放一个信号:

“你们就给我做好找钱的事情好了,关于公司或者项目的发展,你们几个又不是卖家,只不过做了几年国内和跨国品牌零售而已,别在我面前唧唧歪歪。”

一直作为王小虎幕后影子分身的张小鱼好像则一如既往地不知所措。

尽管他是名义上占股50%的股东,但我们几个都清楚,这家公司事实上绝对的控制人是那个同样占了50%的王小虎。

在王小虎跟投资人叫板,整个场面几乎失控时,张小鱼还是很努力地向投资人展示他们在系统开发、人才储备和资源使用上的各种数据模型和推论过程,一次次地把接近愤怒离场投资人留在现场。

当然这是后来签署投资意向书后,那位一直愤愤不平的投资人告诉我的。

“王小虎是有霸气,但是,有性格短板,倒是那个不怎么说话的张小鱼,战术思路清晰、战略意图简单明了,整个执行案数据分析很有说服力,说实话,如果不是看着你们俩和张小鱼的亮点,我这次连谈都不想谈。如果再让我选一次,我会只投资给那个张小鱼。”

投资人大叔说完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便走开,我试图进行辩解却被诸葛示意制止,

“你没看到张小鱼的眼神变了?他们俩现在这样子,看来这笔融资落实以后就差不多会散伙了。”

诸葛等投资人走远后在我耳边悄悄说道,意味深长地看了就站在不远处的张小鱼一眼。

初冬的风从窗缝中钻了进来,冷冽干燥,吹到正好背对着窗户的我脖子上,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我转身往张小鱼看过去细细观察。

虽然他继续在喋喋不休还和投资人念叨的王小虎面前保持着一贯的沉默,但我明明看到他眼神中不经意漏出来的杀气,双手则没有像平常一样藏在裤兜中,而是在身后紧紧双握。

张小鱼是个很聪明的人。

公司虽然名义上领袖是王小虎,但所有的技术架构、流程规划和效率改善,包括新渠道的评估和执行,都出自言语不多的张小鱼。

这恰恰是他们区别于其他同类型项目的最大竞争壁垒。

营销出身的王小虎喜欢带着销售们,每天从早到晚地各种打鸡血式的加班加点搞人海战术,或者拉扯一圈属下,去撸串喝酒大呼小叫,花钱时也是一拍脑袋就决定。

张小鱼则更多地在静静地给技术团队做技术指导,要么跟几个核心的骨干进行定期培训,一方面把自己的知识进行传播,另一方面也在检查骨干们执行动作的变形度,同时还反复检查他们给下属工作培训时的内容。

在资金规划方面,理工出身的张小鱼则显得格外不同。

因为坚持要求高薪引入一个从年销售过十多亿的零售集团挖过来的财务经理,从来不怎么王小虎争吵的影子分身,第一次在办公室拍桌子争吵。

“资金是我们未来发展的命根子,我不接受让一个连几十万现金都没见过的出纳来管理我们几千万甚至上亿资金!

这个零售集团的财务经理,每天带着十几个人管理着几百万的财务工作。

我计算过,她能每年帮我们省十几万!这些钱我们都能用着人才培养和技术开发上!

你知不知道就是你这个烂性格,差点把阿米和诸葛辛苦帮我们谈了大半年年的融资给毁了!”

平常都是紧闭的总经理办公室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有意无意打开了一条缝,足够把张小鱼跟王小虎吵架的声音传到整个公司。

这是后来我才知道的事情,诸葛则早早就知道了。

四、王小虎杀了王小虎

张小鱼和王小虎拿到融资的三个月后拆伙。

王小虎给张小鱼按融资前的估值做了些溢价,把他的50%股份买了。

张小鱼拿着几百万现金离开另起炉灶,做的同样的项目和产品。

“他一个书生能做毛线!团队、技术和资金都是我的!”

王小虎满不在乎。

过没多久,技术团队、管理骨干和财务经理也相继离开,加入了张小鱼的公司,王小虎核心团队顷刻之间散落。

“一群白眼狼大傻逼,去那个傻比书生公司找死啊!你们以为自己很牛比,牛逼个毛线,看我马上招比你们更强的人!”

王小虎破口大骂。

新加入的职业经理人,照搬之前公司的套路,改变原有的所有流程规范。

不出意外几个月后,王小虎公司销售一滑千丈、库存积压成山、低级错误频出,销售对赌目标变成泡影。

投资人要求介入公司运营,被王小虎断然拒绝。

没过多久,忍受不住严重亏损的投资人要求按投资合作协议未达成对赌目标撤资,并要求王小虎按约定利息赔偿本金和利息。

王小虎无奈之下把公司账面的现金抽走加上自己这些年的家底和东拆西借的高利贷凑足还给投资人。

“王小虎杀了王小虎。”

听诸葛说完,我呆坐着喃喃念叨,念叨着便傻笑了起来,把旁边一直不说话陪着的李子吓得一动不动。

“王小虎他自己居然杀了王小虎自己,哈哈哈哈”

老胡则一脸不在乎地继续啃他的烤羊肉串,诸葛则漠不关心地继续喝着红酒。

到底是谁,杀死了那些新生代的90后跨境电商创业者们?

本文所有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重合纯属巧合。

本文结束



网站首页 | PMI指数 | 物流信息 | 物流科技 | 生产资料 | 钢铁信息 | 能源信息 | 汽车信息 | 中心介绍 | 要闻 | 图片 | 综合物流 | 现代物流 | 视频中心 | 后台登录

Copyright© 中国物流信息中心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北街25号1号楼1224房间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391266 信箱:tjp@clic.org.cn QQ群 534151542 京ICP备17049036号